教育学-初等教育比较分析论文

最重要的是感谢菲比姐送我一堆教育哲学、比较分析与研究方法的书。我听了菲比姐的谈论、叙述,再看了这些书以后有下面的想法。
Image
菲比姐与我目前在设法创办一个与初等教育有关的工作坊,旨在更高效率的社会运转(如果你知道阿噗计划宗旨,那么会更明白我们的意图)。
Image
简单说来,我需要一篇教育专业的核心博士论文来为我们的事做技术支撑。
这件事的完成对我们有莫大好处。

我们可以为这篇文章的写作提供

1、思路
2、资料
3、数据分析
4、工具
5、发表核心或出版印刷品

我们需要下面两件事

1、时间
2、精力 

我们不是教育专业的学者,我作为一个哲学专业的博士生,没有空进行各种非技术的活动,比如:

1、找老师商量
2、拉人共事
3、实地经验考察
4、稿件符合审稿人的修改与符合要求的写作行为

文章整体思路如下

假设

国外教育如美国等发达国家教育是素质教育,国内教育或中国等一般非发达国家是应试教育。

问题

为何中国要发展应试教育,或者为什么一直强力提倡素质教育的中国却实际上实行的是应试教育?

基本思路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黄济发现或认为,素质教育培养出来的学生是两极分化严重的,而应试教育则相反,也就是说:素质教育培养出学生的情况犹如随机分布的曲线,教育平均成果较差,效率较低;而应试教育培养的结果类似正态分布,极好与极坏的学生很少,大部分是处于社会适应与需要的中心位置,它的教育平均成果教高,效率较高。换句话说,素质教育可能更适合发达国家,应试教育可能更适合发展中及未发展国家,即使人们主观意志要求发展素质教育,在现有经济基础与生产力不符合要求的情况下,人们客观实际上还是会走出应试教育的正态分布曲线。

研究进路

1、比较受教育者性别
2、比较课程内容
3、比较受教育者职业
4、比较受教育者未来发展
5、
……

举例

1、在性别方面,女性在师范类高校人数众多,但从事高等教育如进入大学者较少,尤其是硕导和博导数量寥寥无几。女性是否在接受教育层次更倾向于固步自封。研究应排除如性别定势、职业歧视、社会思维等问题,做纯教育向的考察。
2、在课程内容方面,以(大众眼光看待)成功者马云与我为例。马云和我吃的东西是差不多的,都吃五谷杂粮,即使存在差别,也不会出现几百亿甚至上千亿身价的区别。这几乎是毋庸置疑的。同理,需要研究证据表明:马云的孩子与我的孩子在受教育的课程内容上的差别,确实造成了我们孩子的具体差别。(这个例子本身可以再商榷)比如:马云孩子与我孩子的课本不同,上学方式或方法不同,在初等教育阶段,是否确实造成了差别,造成了哪些差别。

Q&A

Q1、应试教育的定义是XX,素质教育的定义是XX,你们这样说对吗?有意义吗?
A:这是一篇量化比较分析文章,最好基于初等教育课程论,比如小学语文、小学数学等内容;对于质性分析文章,我不了解许多教育学的套路和理论。也许,你这种直接得出定义,或者依靠定义的方法是不对的,至少研究基础教育不对。
Q2、你这样把研究思路公布出来,我做了这样的事还怎么继续?
A:这是一篇量化分析的文章,不是比较谁的话漂亮,谁的理论优秀,我们需要事实说话,我认为这是不影响的。我们欢迎与期待同一主题的研究更加深入。
Q3、你这篇论文需要花多少精力,怎么花精力,成文需要多久,几篇文章?
A:需要花费大量的精力来做这件事,精力主要花费在上面列明的地方,成文需要3年功夫,按照我们的思路会发表至少5篇核心期刊文章。
Q4、它与我现有导师的课题相冲突怎么办?
A:量化分析文章是不太可能相冲突的,如果你发现表面上冲突,我可以负责来往与你导师的邮件,说明这篇文章与课题的强烈相关性。
Q5、它与我现有文章相冲突怎么办?
A:这个可能性也是很小的。
Q6、这样的假设是不严谨的,这在教育专业看来很成问题。
A:我们上面没有得出具体结论,不明白你说的严谨一词指的是什么。我们只是提供或说明了一种研究方法和进路而已,你的论文完全是自己已有或发现的结论——比如中国小学语文或上海小学数学教育政策更好。另外,即使我们预设了某种不严谨的结论,作为量化分析论文,最后得出什么实际结果就是什么实际结果,与假设无关。
Q7、如何避免性别定势、职业歧视、社会思维等问题做纯教育向的考察,事实上对相关原因的考虑一定会影响到结论,根据设定的研究方法如何才能避免得出具有偏见或是片面性的结论呢?
A:除了数据分析和样本排除之外,避免回答你这么大的问题,结论应该是具体和实际的。我认为,在大多数情况下,这是教育而非其他学科的本质。

其他

讨论11

Q:这篇文章是否回答应试教育在中国的合理性这个问题呢。虽然整个中国社会似乎对应试教育充满不认同,但是不得不承认应试教育是最节省成本的一种人才选拔机制,而且也为受众提供了相对公平的竞争机会;除此之外,学而优则仕,应试教育牢不可撼的地位大概还是有深刻的历史惯性。还有就是,相对于国,国外的应试教育也相当盛行啊,差别只是方式和程度上的。
A:疑问可总结为两条:1、论文会得出什么结论;2、论文要不要考虑社会原因。回答是:1、我们只提供或者说明了研究方法,结论是具体写作者得出的,既可以得出政策利害,比如中国小学语文或上海小学数学教育政策更好,也可以得出哲学结论——比如你说的惯性;2、明确说明“研究应排除如性别定势、职业歧视、社会思维等问题,做纯教育向的考察”,这里所提出的问题更像是社会学的。我们的假设是“国外教育如美国等发达国家教育是素质教育,国内教育或中国等一般非发达国家是应试教育”,所以概念思辨在这里并不解决问题(参见Q1,确实是关于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的概念之争,这不该是教育的研究内容,那是哲学了)。
Q:这个问题上你误解了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事实上,国外也是应试教育盛行。没涉及到概念。
A:这和我的实验假设冲突了,违反了大多数人的常识。有两个可能:1.你比多数人(当事人)知道的更多;2.你比多数人知道的更真。但这已经是另一个问题。
Q:那怎么保证最后这个具体和实际的结论是正确的呢?
A:你要得出什么?结论就是实际的,实践正确。更进一步的思辨探究是另一个话题,或者学科该做的的事了。


  1. 更详细讨论见 http://cache.lixiaozhe.com/Screenshot_2016-09-15-17-04-03-454_com.qzone.png  

2016-09-15 15:05 crowd-funding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