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颜老师讨论 2016年9月27日

颜老师,我回答一下您的问题。
更多的讨论非常期待能够再继续。

您的问题是以下两点

  1. 我的这篇论文很多错别字
  2. 我的这篇论文不容易理解

我的回答是

  1. 论文我写完检查过错别字,也自己打出来读过,明面上的错别字应该不多。造成这个原因的理由很可能只是:

  2. 论文的背景很少,论文的论证也不够。

背景少的原因是:文章有其他的部分,我刻意没写或者删去了。限于篇幅,我想直接进入问题。

论文的论证力度不够、写的不够清楚的原因是:我想的不够清楚,而且对这个问题感到困惑。

理由在于

我认为反驳格林实验,或者说让自己论文有创新点的方法在于反驳他的实验原理,而反驳或给他的实验逻辑、手段和方法找纰漏是有问题的,因为这样的做法是心理学的内容。也就是说,如果我作为一个博士生去找这方面的错误相当于是扫地僧教游泳运动员游泳,很容易贻笑大方。最关键的问题是,我不知道找出来这样的内容在哲学上是什么问题,应该处于什么位置。
所以,我只反驳或者试图寻找格林实验原理上的问题。

我认为,有两种方法

  1. 归纳悖论
  2. 理性与情感的区分

在我看来,格林的结论可以归纳为:在更多或者绝大多数情况下,实验证明功利主义更符合人们的直觉。

  • 第一个进路:这实际上涉及了归纳问题,这种结论或实验方法(前提)是乞题的:我们明确知道归纳法有问题(所以采用实验法),但却试图用归纳法反对归纳法。举例来说,莱布尼茨和休谟都试图通过简单否定“简单枚举法”、“排除法”或者两者来否定所有归纳结论的确定性,但这样做,就是利用了他们所否决的简单枚举法,这是自相矛盾的。
  • 第二个进路:另一个,就是您上学期上课时提示并指出“情感是成熟后的理性”的方法,利用被试的熟练度来论证,或被试对实验事件的熟悉程度不同而会选择不同的伦理学规则来说明这个问题。不过这样的进路,我认为必须通过实验手段来论证,否则,我不知道这样的论证怎么能说是有意义的。

我这篇您认为有问题的论文,是为了导向第二个进路。所以如上所示,不相干的内容我刻意没写或者删去了。

然而,目前实验遇到困难甚至不能做,这让我我现在很困惑:我这篇论文似乎没有啥意义——没有创新点。

2016-09-28 05:17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沪ICP备16026898号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