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个哲学、心理学悖论和解决方案(作者:库钦斯基)

J.-M. Kuczynski. Ninety Paradoxes of Philosophy and Psychology With Solutions[Z]. Madison, WI, USA: Freud Institute, 2018.
PhilArchive copy v1: https://philarchive.org/archive/KUCNPOv1

失败者悖论

处于认知结构下层的人反而可能使用自己的认知能力来反对试图提升认知结构的其他人,而不是否认自己的认知能力。这意味着:那些没能够从大学毕业的人在某些环境中会主张大学文凭是无用的。然而,这些人自己不会做出符合自己主张的行动(比如,他们不一定真的会认为“大学文凭是无用的”)。如果将这些人称为失败者的话,那么当这些失败者遇到一个没有大学文凭却想要做出一些事情的人,他们将会抨击该人,认为该人是不合格的欺诈者(uncredentialed fraud)。【解释】失败者希望把其他人放入自己的窠臼中,即使这样的想法可能使高水平的人失败,他们也不会在意。

烂员工悖论(The Sour Secretary Paradox)

公司的雇员对公司来说越是无用就越愿意遵守公司的制度。这是失败者悖论所导致的后果。

独立作者悖论

人们不会对尚未获得正面评价的作家给予好评。【分析】这是一个真实的悖论:虽然它描述了一个实际的恶性循环,但它并不表现为逻辑上的错误。根据定义,独立作者是一个不拥有市场营销机构的人,它们作品的好评度依赖于不受约束的正面评论。然而,人们非常不愿意给那些不受欢迎的作家或者没有机构背景的作家以好评。这样一种恶性循环可以被大量生产垃圾作品的作家打破,但其他种类的作家却不能打破它。这是草根运动悖论的特殊形式。

沟通悖论

通信技术原本用来让不同的人联系在一起,然而它却使人们变成独立的、无相互作用的单位,使人与人之间失去联系。【解决】通信技术不应该是用来链接人们的情感的,相反,它应该是用来使不具有感情纽带的人之间建立联系的。它的作用就是:在逻辑上链接不同的人,但在情感上断开不同人之间的联系。

艾罗信息悖论

为了销售信息,买家必须知道自己要买的信息是什么,但是如果买家知道这些信息是什么,他就没有理由购买它了。【解决】显而易见的解决方案是“以不公开的方式描述信息”。我可以告诉你我有某个人的电话号码,但不给你这个人的电话号码,这样一种背景会给你购买该信息的理由。不过人们通常在不具有合理的购买信息理由之时(没有明显的证据说明出售信息的人掌握信息——售卖者揭露出自己声称知道的东西存在)就已经购买了信息:许多人向想要洞察经济市场的人出售实时信息,但消费者最后会发现这些人并没有洞察经济市场的能力。

软共产主义和美国教育悖论

美国对教育领域投入的资金越多,美国的教育状况就越糟糕。

【解释】美国将资金投入到教育中不是为了改善教育,而是为无能的人提供了虚假就业,比如这些人将成为教育管理者或教师。因此,随着新一轮的教育经费浪潮浪潮来临时,原本臃肿、尾大不掉、无能的教育官僚队伍将变得更加臃肿、尾大不掉、无能,也就是说:教育经费的投入对学生的学习将产生可预见的负面影响。

在美国,当资金涌入公立学校时,这笔钱并不试图改善教育。相反,这笔钱试图以牺牲真正私营部门(比如私立学校)的利益为代价创造稻草人式的政府业绩。换句话说,投入到教育领域的资金是属于“政府官僚试图取代市场那双看不见的手”的死亡之手的。这是“共产主义打着帮助公众的旗号取代资本主义”的一双手。政府关于法律执行工作的大量投入也是如此,投资所创造的工作都是假工作,这不是政府购买民意选票的一种方式,也是携款逃跑的一种道德借口(moralistic pretext)。也就是说,花在公立学校上的资金越少越好,同样,资金投入越少的情况下,法律执行工作的质量就越高。

布里丹之驴

一只驴需要在食物与水之间做出选择,然而它的饥渴程度与饥饿程度是一样的,因此这只驴会由于不知该做怎样的选择而犹豫不决。但是,人们直觉上认为这样的犹豫不决不会使这头驴陷入无法选择的瘫痪境地,相反认为这头驴能够在食物和水之间做出决定。

【解释】这其实严格意义上不是一个悖论。假设生物会在这种绝对对等的情况下停止选择行为并不荒谬,而且我们也不知道这种情况下的生物是否会停止做出选择,理由是:这样绝对对等的情况太少发生了,生物几乎不可能面对需要在两种具有同样吸引力的东西之间做出抉择的情况。

如果它真的是一个悖论,那么它意味着一个理性的生物需要运用自己的理性做出最有利于当前环境的抉择,但布里丹之驴会因为运用理性陷入瘫痪之中。回应该悖论的正确方式是说明理性与智力不同,理性在本质上具有内在反思性。智力不能够在两种同样合理的东西之间做出抉择,但是理性是可以做到的,因为能够进行反思的理性不需要找到最佳选项也可以做出决定。相反,对于无法进行反思的智力来说,如果主体即将做出的选择中没有最佳选项存在,那么只使用智力来作抉择的主体将会因此陷入瘫痪。

强迫悖论

如果强迫症没有让主体陷入强迫当中,主体就会因此受苦;如果强迫症让主体陷入到了强迫中,那么主体也会因此痛苦。

【解决】如果强迫症患者与自己患有的强迫症做斗争,那么强迫症所带来的痛苦就会逐渐转好,直至强迫症和它所带来的痛苦(包括以上两种苦)最后消失。

分析瘫痪悖论

由于更合理的行动方案总是存在,所以判断何种行动更为合理的能力可能导致人们不再做出行动。

【解决】声明“智力和理性之间存在差异”可以解决这一问题。智力在面对这一问题的时候,所处理的是“客观上可以做什么?”理性则是“在时间、精力、与智力有限的情况下,我应该怎么做?”显然,关于第二个问题的回答方式打破了人们在回答第一个问题时可能遇见的困境。

原始悖论

只有你拥有了钱,你才能给Primerica公司(注:Primerica是一家提供金融保险服务的上市公司,许多人认为它的运作完全基于传销性质)工作,因为你给它工作无法赚到任何钱。但是,如果你有钱的话,你就不想为Primerica公司工作,因为你没有理由这么做。然而,事实上,仍然有许多人为Primerica公司工作。

【解释】Primerica是一家多层次的保险公司(注:multi-level insurance,中文多译为多层次信息保险,它是一种高级的宣传方式和营销方式)。人们必须付钱才能去这家公司工作。人们的工作无法获得薪水,相反,人们获得的钱是从他人办理保险后的佣金中直接抽取的。然而,人们实际上没有赚钱,因为交易双方没有销售与购买任何东西。没有任何人想要Primerica的保险服务,它的服务非常糟糕(人尽皆知),更不会从邋遢的Primerica工作人员手里购买该服务。

然而,Primerica公司拥有几十万雇员,怎么解释这个问题呢?

部分原因可以轻易地归结为部分Primerica的雇员是笨蛋。另一部分原因则是:尽管Primerica的雇员实际上已经认识到Primerica的运作完全是一种骗局,但他们在把自己的钱交给Primerica公司的时候却认为自己在Primerica公司运作的过程中不会受骗。

不过,还有一个更简单和更合乎逻辑的解释。

希望享受社会福利的人往往必须向当局提供自己有工作或正在寻找工作的证据。如果这些人每月向Primerica支付50美元的费用,那么Primerica就可以作为自己的雇主,取得合法的工作证据。由于这些人虽然在技术上受雇佣但根本没有赚钱,所以这些人有权享受主要的免税待遇。

为Primerica公司工作赚不到任何钱。在那里工作的人都是黏糊糊的只知道躺着的笨蛋(邋遢鬼)。但为Primerica公司工作本身可以获得社会福利,而且Primerica对其假工作人员的收费数值远低于社会当局能为邋遢鬼提供的福利。所以,这些邋遢鬼愿意让自己受到Primerica公司的欺骗。这就是Primerica公司依然有生意可做的原因。

里昂惕夫悖论

应该自杀的人不会自杀。

持怀疑态度的官僚悖论

当官僚们说他们“需要更多信息”时,这是因为他们并不需要更多信息。事实上,他们之所以这么说,正因为他们已经决心不帮助你,并想派你去干傻事。

森林悖论

知道与知道太多是不同的,前者不蕴含后者。如果你知道太多关于史密斯的信息,那么你很可能会愿意为他的错误寻找借口,以至于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但是,如果你仅仅是知道斯密斯的信息,你可能就不会为斯密斯开脱了,你也能因此看清斯密斯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拉里·大卫悖论

只有当某人没有任何优点时,我们才会说他具有优点,这在政治上是强制性的。

这个悖论出自Larry David的电视节目。参见:https://www.imdb.com/name/nm0202970/

感恩悖论

最应该感恩的人却是最不感恩的。【解释】最感恩的人应该是一些被保释出来的失败者,他们之所以需要被保释,就是因为他们自己没有应有的正直(包括感恩)态度。

辛菲尔德悖论

中等程度的滑稽而并非真正滑稽的人更容易成为喜剧演员。

令人费解的嬉皮士悖论

自由主义者声称自己支持环保,但平均而言,他们的环保行为要比保守主义者频繁地多。【解释】保守主义者往往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不仅会为自己这样的行为自豪,而且往往选择困难的方法来做事,但是自由主义者总是群体性的,这样在处理环保问题时,他们就没有了自己动手的自我主义倾向。

进步悖论

一个人的进步往往意味着另一个人的倒退。对整个人类有益处的事情通常意味着个体放弃自己的权利(成为对总群来说不必要的一份子)。例如,“教育数字化”有益于人类,但一旦教育被数字化,整个教育官僚阶层就会因此过时(该群体倒退了)。

守规矩/无规矩悖论

当人们成为哥特人或嬉皮士时,他们的做法虽然会与社会规范不同,但实际却又是符合社会规范的。

假反叛悖论

人们在社会中反叛的理由越少,反叛的人就会越多。【解释】如果反叛是有正当理由的,那么反叛行为将是危险的。

传统者/嬉皮士悖论(The Old Guard Hippie Paradox)

标榜自己为反叛者的嬉皮士是制度的建立者,那些非嬉皮士才是真正的反叛者。

好律师/坏律师悖论

很多时候人们需要律师的理由是保护自己抵御其他律师的攻击:要么是为了抵御其他律师的直接攻击,要么是为了抵御由这些律师创造的无偿法条(gratuitous laws)和负责的法庭诉讼气氛。

自杀悖论

当人自杀的时候,唯一受伤的人就是关心他的人。

丘吉尔悖论

在非民主社会中,政府压迫人民;在民主社会中,人民压迫自己。

奥尔洛夫悖论

计算机发展后越是使某些工作消失(注:替代人类工作),最终人类需要完成的工作反而越多。

参见:英国卫报《技术创造的该做比摧毁的更多——基于140年数据》(Technology has created more jobs than it has destroyed, says 140 years of data),https://www.theguardian.com/business/2015/aug/17/technology-created-more-jobs-than-destroyed-140-years-data-census

“失业是经济有效运行的结果”悖论

经济有效运行意味着少工时投入能获得高产量,无效运行意味着多工时投入但产量少。这说明:在越有效率的经济体中,雇佣率越高,越能够抛弃由政府创造的经济上不具有必要性的雇佣关系。

希尔伯特-伯纳斯悖论

如果一个自然数的名字与这个自然数后的一个数字的名字相同,那么“某些自然数”等于“该自然数+1”。
论证:假设自然数h的指涉与h+1的指涉是相同的,并且假设n就是h的指涉物。由于上面的假设,所以h指涉n+1(h=n+1),而n又等于h,于是n等于n+1。
【分析】由于h本身是循环定义的,所以h实际上是没有指涉对象的,h本身当然不指涉任何数字,更不指涉它的下一个数字。

库钦斯基的递归悖论

递归定义类是没有相应的递归定义的。

必然结果:

形式真理没有正式的与之对应的描述。

自动化悖论

除自动化本身外,一切都可以自动化。

“逆逻辑”悖论

如果一个东西相对于其自身是假的(注:不具有它所表示的性质),那么它是逆逻辑(与“autological”相对)的。因此,语言学上单音节(monosyllabic)一词是逆逻辑的(比如单词“long”不长,单词“verb”不是动词),而多音节(polysyllabic)不是逆逻辑的(比如单词“short”确实短,单词“noun”确实是名词)。问题在于:逆逻辑本身是不是逆逻辑的呢?如果它不是逆逻辑的,那么它就是逆逻辑,如果它是逆逻辑的,那么它就不是逆逻辑。

【解决】当我们说多音节这个词是相对于自己为真的,就等于说多音节是多音节的。当我们说“是一种英语表达”相对于自己为真就是在说:“是一种英语表达”是一种英语表达。“相对于自己为真”一般被缩写为非反身的语言结构,当它不作为非反身语言结构的缩写时,“自己”就是未定义的代词。换句话说,“相对于自己为真”只是一个自由变量。在上面的问题中“逆逻辑”一词并非是反身性的语言结构,所以对于“逆逻辑”这样一个自由变量来说,它既不与逆逻辑与否有关,更无关于真假。

骗子悖论

假设史密斯说“我在说谎”。这意味着,如果他正在说真话,他其实正在说谎;如果他正在说谎,那么他其实讲的是真话。

【分析】“说谎”本身不是词,而是真实或错误的(潜在的)意味或命题。因此,当史密斯说“我在说谎”时,他所说内容的实际效果是:存在一个命题P,如果它被肯定的话,那么它是假的,如果它被否定的话,那么它是真的;重要的是,斯密斯并没有在这句话中直接说明P的断言(注:肯定或否定)状态;相反,斯密斯的说法仅仅意味着自己的话既不会因真而假,也不会因假而枕,它只是本身是假的。

贝利悖论

贝利悖论是由英国人贝利(Berry)在1906年最先构造发现,但为大众所知则归功于罗素在 1908 年发表的《以类型论为基础的数理逻辑》,书中第一次公开提出这一悖论形式。这个悖论最初的表述依赖于英语表达式,但为方便理解,特将其内容改为如下表述:“一个用少于 20 个字不能够表述的最小的数”。细心观察就会发现,这段话本身只用了 19 个汉字,但是却向我们清晰地描述出了这个最小的数,而并非是它所描述的至少用 20 个汉字。一般认为,贝利悖论是理查德悖论的一种深刻和天才的简化,它更加清晰而直观地展示出存在的悖论问题,揭示出自然语言中所蕴含的特殊矛盾的本质。

理查德悖论是一个关于可数性定义的悖论,它是由法国人理查德(J.Richard)最先表述出来的。理查德研究了用法语语句所定义的一些实数,但它对于其他语言也是同样适用的。现在令 A1 是一个定义的实数,依次类推得到实数 A2、A3……。所以,我们可以得到按一定的次序写出的用可数的字数所定义的一切实数,由这些无穷多的定义所组成的集合是可数的,标记为 E。理查德构造了一个不属于这个集合的一个实数 N:“令 p 是集合 E 中第 n 个实数的第 n 个小数位的数字;现在可以得到这样一个实数:它的整数部分为 0;如果 p 不是 9,那么它的第 n 位小数为 p+1,不然就是 1 了。”N 不属于 E。如果 N 是集合 E 的第 n 个实数,那么它的第 n 位小数就和那个实数的第 n 位小数一样了,但现实不是这样。设引号里的所有汉字的集合为 G。实数 N 是用汇集 G 的汉字所定义的,也就是用有穷多的字数定义的;所以,它应该是属于集合 E 的,但我们刚刚得到 N 是不属于 E 的,这样就产生了悖论。哥德尔在证明不完全性定理时构造不可判定的命题就曾受理查德悖论的启发,影响深远。

“不可在十个字母以内表达的第一个数字”(the first number not nameable in under ten words)这样的定义实际上只使用了九个单词。(注:这意味着无法在十个单词以内表达出来的数却用九个单词就表达了。对许多人来说,它初看起来似乎不像是悖论,因为许多数字根本不需要九个单词就能表达,而且如果所有被表达的数组成的集合中一定有“第一个数”,那么不在这个集合里的数也有“第一个数”。)

注:这是语义悖论,关键点在于“nameable”应如何理解,该悖论旨在指出它的含义模糊,不可不加限制的使用这些词。

【解决】指示数字的方法有许多种。一般的方法是使用常见的数字符号。因此,“117,334”这个数字符号可以指示出对应的数字,但是“吉姆存款账户中的精确数字”(the exact number of dollars in Jim’s saving’s account——这句话九个单词)却不行。显然,当我们令n为这一待表达数字的指代时,我们无法在一般情况下使用少于十个单词让它指示出对应的数字(注:上面九个单词无法正确表达)。所以,由于“吉姆存款账户中的精确数字”不是“117,334”的一般描述方法,贝利悖论并不存在。从这个意义上说,只有当任何表达方式都等同于其他表达方式的时候,贝利悖论才成立。该悖论能够成立原因仅仅在于,根据通常的语言习惯,人们普遍认为“任何东西都一定可以指代任何东西”。

参考文献:
1. Chaitin, G. J. "The Berry Paradox." Complexity, 1: 26-30 (1995).
2. http://www.daviddarling.info/encyclopedia/B/Berrys_paradox.html
3. 崔常龙. 语义悖论解悖方案研究 [D]. 辽宁大学, 2014.

维特根斯坦的“遵守规则”悖论

这就是我们的悖论:一条规则不能确定任何行动方式,因为我们可以使任何一种行动方式和这条规则相符。刚才的回答是:要是可以使任何行动和规则相符合,那么也就可以使它和规则相矛盾。于是无所谓符合也无所谓矛盾。——《哲学研究》(p201)
一方面,我们在不知道规则是什么的前提下就进入到语言活动了,进入之后自然「盲目地」遵守了显现出来的规则;一方面又说要对语言活动进行解释,要借助规则,要先有规则才能够有语言活动。这好似一个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没有什么行为的原因能够由一条规则来决定,因为每一种行为的原因都可以被“看成是”得符合规则。

如果一种行动方式遵守许多不同的规则,那么我们就没有理由说这个行动对于某一条具体的规则来说是遵守还是不遵守(它可能相反于某些规则)。因此,任何行动方式所遵循的某个规则都可以被合理地等价于遵循其他的规则(比如不相容于整体的规则)。从而,没有任何理由认为行动方式遵守任何规则(不存在行动方式遵循规则这回事)。

论证要点是:
1. 如果任何行动方式都可以解释成对某条规则的遵守,也可以解释成对该条规则的违反,那么,就不存在遵守该条规则这回事。
2. 任何行动方式都可以解释成对某条规则的遵守,也可以解释成对该条规则的违反。(对称性论题)
3. 所以,不存在遵守该条规则这回事。
4. 对于任意规则,以上论证都成立。
5. 所以,不存在遵守规则这回事。
前提1的获得很简单:规则要具有区分功能,它能明确区分出哪些行为遵守了它、哪些行为违反了它。如果同一个行为,在遵守一条规则的同时又违反了它,那就不存在对该条规则的遵守,严格讲连规则都不存在了。因此,如果对称性论题是正确的,那么,对于某一特定规则,就没有遵守它这回事了。又因为上述论证的特定规则的选取是任意的,所以不存在对任何规则的遵守。

注:维特根斯坦的这个悖论其实和贝利悖论差不多,只不过前者表述的更加精致。如果用贝利悖论的表达方式,它是:
1L. 如果对词语的任何使用都可以解释成对该词语涵义的遵守,也可以解释成对该词语涵义的违反,那么,就不存在遵守该词语涵义这回事。
2L. 对词语的任何使用都可以解释成对该词语涵义的遵守,也可以解释成对该词语涵义的违反。(对称性论题)
3L. 所以,不存在遵守该词语涵义这回事。
4L. 对于任意词语涵义,以上论证都成立。
5L. 所以,不存在遵守词语意涵义这回事。

参考文献:
1. 苏德超.遵守规则悖论与卡茨解决[J].现代哲学,2014(05):65-72.

【解决】首先来看悖论中“某个行动能被认为是遵守了与其不兼容规则集合中可行的一个”这条原则。如果当我问你“2+2=?”的时候,你说“4”,我没法确认你在说“4”的时候有没有把我的问题等同于“我想要下象棋”,有没有把自己的回答等同于“我没有时间进行幼稚的消遣行动”,它们在逻辑上确实是可能的。但如果你的理解和回答确实是这个意思的话,我们一定能找到不依赖于当时语境的证据来说明这种可能性,也就是说:存在独立于语境的决定你的表达的含义的理由。这意味着,那些企图用非标准的方式来制造关于你的其他行为的理解的证据将很快导致理由前后不一贯的情况,而且新的理由也可能与心理学原则、自然法相矛盾。

如果上面的说法成立的话,维特根斯坦的悖论将坍缩成为一个微不足道的东西,它仅仅意味着错误的假设可能出自被人为修饰过的数据集合。关于奎因“翻译不确定性”观点的争论也说明了这一点,所谓的“人们行为的外在不能够确定行为的含义”是不正确的,这种情况只有在哲学家思考被人为修饰过的数据集合时才可能发生。

以上两种悖论的流行都是由行为主义心理学家驱动的。然而不幸的是:虽然这些悖论似乎能为行为心理学理论提供支持,但它们却展示出了行为心理学理论的问题。

诡辩法悖论

一颗沙子不是一堆沙子。如果n粒沙子不是一堆沙子,那么n+1粒沙子也不是一堆沙子。因此,一亿粒沙子依然不是一堆沙子。

【分析】三粒沙子比两粒沙子更接近与沙堆;四粒沙子比三粒沙子更接近于沙堆;n+1粒沙子也比n粒沙子更接近于沙堆。如果存在任意粒数沙子n,这样的n粒沙子可以看成是沙堆,那么它就是沙堆,理由在于这些沙子的数量已经相对于基准数来说足够了。该基准可能是:沙子的数量已经足够多到能改变高尔夫球的运动轨迹,或者可以阻碍交通运行。

诡辩法悖论有许多种不同的版本和内容,但解决它们的办法大致都是相同的。比如另一种诡辩法悖论:一个只有一美元的人不是富翁。如果一个人拥有n美元不是富翁,那么拥有n+1美元的人也不是富翁。因此,亿万富翁不是富翁。

【分析】一个拥有n+1美元的人比只有n美元的人富有。如果存在任意美元数n,拥有n美元的人可以被称呼为富翁,那么拥有n美元的人就可以被称呼为富翁,理由在于:这些美元数量已经相对于基准数来说足够多了。对于符合这个基准线的人来说,这个人已经富有到足以负担加入某个俱乐部的费用,或者他必须按照某个纳税税级来交税。

【另一个案例】如果x是一个水分子,并且x离云y一英里远,那么x不是y的一部分。如果某个水分子距离某个云n毫米远,两种就是分离的,那么n-1毫米距离情况下的x与y两者就也是分离的。

【分析】距离云y的距离越近的x越是云的一部分,在这个意义上,x与y之间距离为n-1毫米的状况要比n毫米的情况来说好。如果存在任意n,水分子x与云y之间的距离n能说明两者之间有从属关系,那么两者之间就可能是有从属关系的,理由在于:x与y两者之间的距离小于某个基准线。对于小于该基准线的距离条件来说,水分子如果与某些雷电发生关系,那么一定是云的原因;水分子如果阻碍了某些物体从空气中下落,那么阻碍的原因一定与云有关。

总而言之,诡辩法悖论的解决只需要将绝对性的量词(如“堆”、“富翁”、“云的一部分”)替换为比较性的量词(如“更像一堆”、“更富”、“更像是云的一部分”)就行了,环境提供了基准线。对于不同的悖论版本或内容,我们只需要注意n这个量词是关于基准线的就能解决悖论,比如压在骆驼身上的稻草是会因为数量的多少而产生不同的结果的:草少一些时骆驼不会有事,草多一些时骆驼会被压垮。

谷粒悖论

如果一粒谷子掉到地上,我们不会听到声音。但是,如果一亿粒谷子掉到地上,我们将会听到声音。因此,十亿次无声等于有声。

【分析】任何数量的谷粒掉落在地上都会发出声音。如果你自己只有谷粒的大小,并且在其他谷粒掉落地面的时候离它们距离很近,那么你听到的声音将是非常大的(以至于无法忍受)。当我们说一粒谷子掉落在地上没有声音的时候相当于说你的立体声音箱由于你的祖父是聋子而不能发声。

飞矢悖论

由于一支箭在某个瞬间处于静止状态,永远不会移动,所以任何物体在任何瞬间都是禁止不会移动的。

【解决】所谓静止是是指在非零时间内无法移动。所以,虽然飞箭在运行过程中占据了不同的位置,但箭矢本身根本不是静止的,因为它在不同位置所占用的时间不为零。

不可抗拒的力量悖论

一个不可抗拒的力量遇到具有完全抗拒能力的物体会怎么样呢?艾萨克 • 阿西莫夫(Isaac Asimov)很久以前就解决了这个悖论。他认为,如果存在不可抗拒的力量,那么具有完全抗拒能力的物体就不会存在;相应的,如果存在具有完全抗拒力量的物体,那么不可抗拒的力量就不会存在。

硬书呆子(Horny Nerd)悖论

性欲强的男性可能会因为这个原因不与女性交往,从而比性欲弱的男性更少有性生活。

持证医师悖论

治疗师的许可程序越严格,那么治疗师的治疗效率越低。

精神治疗1:2悖论

每接受一个小时的精神治疗,人们都需要另外两个小时的精神治疗来消除它所造成的伤害。

经济学研究悖论

越多的钱花费在经济学研究上,经济学研究的成果越是无用。

辩护律师悖论

律师善于捍卫有罪者而不是无罪者。

联邦悖论

联邦需要帮助人们保住自己的工作,原因只是:它首先阻止人们获得工作。

“无用的功能”悖论

通常来说,肩负适度责任的人会故意不履行自己的职责或履行时消极怠工,以此来夸大自己工作的重要性。因此运动俱乐部的某些工作人员的工作可能只是把运动中心的大门打开让人们进来,并刻意让这些人处于等待状态(在人们等待的时候这些工作人员干坐在在板凳上梳头)。

“无用的专家”悖论

教授应该提供信息。但很多时候,教授们故意保留一些信息不提供给他人以增加自己的价值。一般,人们会夸大教授们所提供信息的价值,而且这些教授经常会只把信息提供给那些不会把它们再分享出来的人。

芝诺的悖论:阿基里斯和乌龟

如果乌龟领先于阿基里斯,那么阿基里斯将永远也无法再超过乌龟,因为,每当阿基里斯向前移动一段距离时,乌龟在他之前就已经经过了这段距离,也就是说:阿基里斯所新移动的距离,乌龟之前已经走过了。

【解决】每当阿基里斯能够占据新的位移空间时,这个位移空间都是乌龟曾经占据过的,因此阿基里斯事实上落后于乌龟。这是同意反复,没有任何悖论之处。所以,人们认为的悖论一定发生于阿基里斯企图追上乌龟之时,这里的悖论可能在于:阿基里斯需要在有限的时间内穿越无限的距离。然而,这里也没有什么悖论的地方,因为任何有限的数字都能被无限的数字所取代,例如:1能被1/2+1/4+1/8……代表。因此,任何物体在有限速度下的移动都能够等同于在有限的时间内做出无限次位移(无限个有限距离的位移)。

位置悖论

如果所有东西都有自己的位置,那么每一个位置也会有自己的位置,以此类推,无限循环。

【回应】当我们说任何东西都有自己位置的时候,我们说的是:每一个时空占有者都有自己的时空区域。然而,时空区域是不占位置的,因为它们本身只是成分,而不是时空占有者。(这里不存在循环的可能)

硬币悖论

无法否认,当一枚硬币掉落于平坦的地面时,它一定会占据一定的位置R。所以,如果R是一枚硬币占据空间的真实区域,那么一枚硬币掉落与平坦地面后占据该空间位置的几率是一除以所有可能的位置(几乎无限个R相加),那么该几率将趋近于0。但是,由于硬币在掉落时实际占据了R位置,所以它掉落到该位置的几率应该远大于0。

【解决】如果一个无限大的集合包含可能为0的x,那么我们从该集合中挑选出x的几率确实是0。如果一个无限大的集合包含了一个不可能为0的x,那么从这个无线集合中挑选出x的概率虽然小,但不会是零。

斯托克代尔悖论

自信会导致成功,但是乐观将导致失败。根据美国海军上将詹姆斯·斯托克顿(James Stockton)所说,从战争中存活下来的士兵相信自己并不自欺地认为当时自己所处的情况良好;相反,那些认为当时的情况一切良好的士兵都没有在战争中存活下来。

这个悖论的解释很容易。乐观是否定的一种形式。以上两种情况的区别是:一个人只有在缺乏面对现实的勇气时才会在别人认为“不是所有东西良好”的时候相信“一切都好”。因此,乐观本身是由不敢面对现实的不安全感所驱动的,相反,自信来自于由信心驱动的敢于面对现实的心,后者当然会导致成功。

“聚精会神”悖论

高水平的自我意识与高水平的幸福感、高水平的沮丧感相关,沮丧感包括多种神经性的沮丧。

这样的情况怎么解释呢?最重要的是,一个人如果没有自我意识的话,他无法良好的适应环境,因为适应环境的条件是修改自己的行为,并且在修改之前的先具有自我意识。所以,某种程度的自我意识是内涵于适应当中的,只有在这样的情况下人们才能获得幸福。然而,如果一个人是警觉的,而且是自己批评的,那么他有理由倾向于沮丧,这是一种较少拥有自我意识的人不易倾向的东西。

讽刺性的大脑信息加工理论(Ironic Process Theory )

人们如果主动企图让自己不去想某些想法,这些想法反而会被想到。例如,假设你试图不去想白熊,可你反而会因为这个原因更有可能想到白熊。

【解释】如果你没有办法使自己丧失产生某个想法的原因,那么你就没有办法使自己不具有这个想法。同样的,当你尝试让自己不要有某类想法的时候,你实际上正在启动不让这个想法运行的认知信息加工程序,而最简单的终止想法产生过程的方法实际上是不让阻止的信息加工过程运行。

结果悖论

与发达国家中的精神分裂症患者相比,发展中国家的精神分裂症患者似乎对精神治疗手段做出了更好的回应。这是一个悖论,因为发达国家的患者对药物治疗的反应比发展中国家的患者更好。

【可能的解释】罹患精神分裂症会导致严重的自尊丧失,而恢复自尊在发展中国家较为容易,因为对于发展中国家的主流观点认为一个人足以谋生就足够了,而对于发达国家来说,成功的标准较高,而且关于“成功”的定义较多。

反垄断悖论

罗伯特·博克(Robert Bork)的一本书的标题,他认为反垄断法通过将低效率的竞争者与效率更高的对手隔离来损害消费者的利益。这是一个“悖论”,因为反托拉斯法应该保护消费者免受那些拥有100%市场份额并因此无需竞争的公司所推出的劣质产品的影响。

博克的立场表面上是正确的。如果政府人为地限制沃尔玛的市场份额,消费者是会更多地还是更少地依赖沃尔玛提供的产品?消费者相反可能会更多地依赖沃尔玛。

任期悖论

【解释】任期机制应该允许学者拥有智性自由,但实际上却恰恰相反。任期机制不但剥夺了那些拥有做“好工作”的经济激励的人的智性自由,也剥夺了任何可能导致做出“更好的工作”的经济激励。所以任期机制实际上会阻止学者做出好的工作成果。

仁慈的领袖悖论

如果一个领导者不是一个仁慈的人,而是具有报复心的人,那么他所管辖的人反叛时将冒着很大的风险,而且,人们通过向当局举报叛乱分子获得许多收益,也使反叛不太可能发生。如果一个领导者是一个仁慈的人,不具有报复心,那么叛乱的风险将会很小,而且人们通过向当局举报叛乱分子也几乎无法获得好处。因此,一个非仁慈的领导者相比于仁慈的领导者来说更不容易被推翻,这意味着谁对社会有益是无关紧要的。

分析悖论

概念分析是依靠非经验性方法得到实质性真理的手段,比如x是φ当且仅当x是ψ,“x是圆的,当且仅当x是一个均衡曲率的封闭平面”。根据G.E.摩尔的说法,“分析悖论”存在,理由是:如果概念分析手段是真的,那么“当且”与“仅当”两方面表述的内容是一样的,而这样一来概念分析就不能为我们提供任何信息。所以,摩尔认为,“x是圆的,当且仅当x是一个均衡曲率的封闭平面”中只有当“x是圆的”与“x是一个均衡曲率的封闭平面”是一回事的时候,整句话才能够正确地传递信息,然而一旦前后两个东西相同,那么它实际上传递不了信息。

解决方案是说明陈述所拥有的信息负载的功能不仅在于其所说的内容,而且在于其表达方式。如果我告诉你x是一个均衡曲率的封闭平面,那么我归因于x的性质与我说x是圆形的性质相同。但是,由于上面的归因方式使用了与自身不同的概念,因此,我们必须依靠关注表达所传递的归因信息来识别相同的属性。这意味着表达同一陈述的句子所传达的信息可以是不同的。

菲奇悖论

如果所有的真理都是能够被人知晓的,那么所有的真理就已经被人所知。下面是论证:假设任意知识都能够被人知晓。令p为未知真理。在这种情况下,“p是未知真理”本身是真理,它本身能够被人知晓。但是,如果“p是未知真理”是可知的,那么p应该被认为是真理,因而不能被认为是未知的真理。

这不是个悖论。这只是证明并非所有真理都可以被人知晓。

参考资料:
https://plato.stanford.edu/entries/fitch-paradox/

Reddit悖论

(注:Reddit为网站名)

如果将时间花费在浏览Reddit网站上,人们将会因此增长自己的专业能力。没有人会这么做的。因此,沉迷于Reddit网站的人是没有自己的专业能力,或者无处施展自己专业特长的人。因此,沉迷于Reddit的人正是应该支持其他用户使用Reddit进而提升自己专业能力的人。但是,沉迷于Reddit的人的举动却刚好相反,他们的做法是尽自己一切努力阻止他人利用自己的专业优势,并最终尽一切努力阻止自己使用专业能力。这是低端人口悖论的另外一种形式。

低端人口悖论(The Low-man-on-the-totem-pole Paradox)

人们所处在的知识结构越低时,他们越不愿意离开自己当前所处的知识结构中,并且这些人还希望他人也留在自己的知识结构中,不要提升阶层。因此,受特定等级制度压迫最严重的人最可能赋予其他人压迫自己的权力。

草根运动悖论

一场有效的社会运动需要自己的领导者。根据定义,草根运动中的领导者除了人民对他的支持外没有任何其他特有的权力。然而,除非人民支持的对象具有某种能使人民获益的权利,否则人民不会支持任何人。如果这样的原则是真的,那么草根运动不能存在。

“适者生存”悖论(The Meek Shall Inherit the Earth Paradox)

如果你的能力过强,人们会怨恨你,并试图把你的能力降低。所以最好的生存策略是不追求强能力,达到这一点的最好办法就是不要过于胜任自己的工作。因此,无能可能具有生存价值,这说明斯宾塞的“适者生存”理论只是有限正确的。

强能力悖论

如果你是个无能者,你可能会因此获得过度的生存地位,因为你被认为是可控的,没有威胁性的。相反,如果你是个能力很强的人,那么你可能无法获得应有的生存地位,因为你很快会被当成是具有威胁且不可控的。

校园心理学工作者悖论

如果学校中的学生患有精神疾病的情况不合乎比例(注:超过了应有值),关于此,校园心理学工作者就既可以采取学校应该承担责任的立场,也可以采取责任应由学生自己承担的立场。从统计学的角度来讲,前一种立场可能是正确的。但如果校园心理学工作者采用这样的立场,他们将会因此失去工作。所以校园心理学工作者必须采取后一种立场,然而,该立场必然涉嫌过度责怪自己应该帮助的人(即学生)。

“无用的法”悖论

如果法律是必要的,比如需要禁止攻击行为和抢劫,那么这些法律其实就不需要被看作是必要的,因此不需要让违反这些法则的人看起来像是罪犯。(注:即无用的法)如果法律不是必要的,或者它的必要性是值得考虑的(即仅是有必要),就像法律禁止毒品交易和卖淫,那么这些法律就必须被看成是必要的,因此需要将违反它们的人看成是罪犯。所以,无用的法给美国联邦提供了将服从法律约束的人定义为罪犯的动机(incentive)。

“无用的律师”悖论

当你因为持有毒品而被逮捕的时候,律师可以作为你的朋友而代表你,律师在特定的情况下可能确实是你的朋友。然而,他的生计实际上取决于毒品非法这一点,他清楚的知道这一点,因此他代表你出席法庭的时候不大可能做出任何事情,至少不会做任何有助于使你的行为合法化的事情。

无偿奖学金悖论

某个领域中存在过多的奖学金可能对该领域的实际发展构成制度性的障碍。如果你对哲学或经济学有实际的洞察力,那么该领域存在大量的奖学金意味着有些人在压制或讽刺你的洞察力,因为他们能借此获得深厚的利益(至少你的存在意味着他们的工作是徒劳的)。如果某个领域中有大量的奖学金,那么其中大部分奖学金评定肯定是没有灵魂且平庸的:关于它们的评定工作在很大程度上将很少关注寻求真正答案的人,相反,关于它们的评定工作将更多地关注奖学金所属的机构。

全知悖论

如果一个存在者拥有无所不知的能力,那么祂就不应该知道“无知”的感觉。

全能决策者悖论

如果一个存在是无所不知的,那么祂就知道自己未来将决定做什么。但如果祂总是知道自己将决定做什么,那么祂永远不会决定做任何事情。无所不知的存在具有不会发生改变的信念集合:祂知道过去、现在和未来,因此永远不会改变主意。因此,祂永远不会改变自己欲求和关于某种东西的行动方式。因此,祂决不会指出某些行动方案。因此,祂决不会做任何决定。祂也不能事先决定自己可能在哪些节点以哪种方式行事,因为祂不仅不可能接受这种决策形式,而且也无法做出任何决策。

“无所不知的无知”悖论

如果一个存在是无所不知的,那么它就不是无知的,因此祂无法知道无知是什么样的,因此并非无所不知。

这是一个真实的悖论。这意味着,这不是一个逻辑上的错误,而是关于某些命题的反证法或诉诸于荒谬,它要求全知的概念是连贯的。正如这个悖论所表明的那样,全知命题不连贯的原因是一种知识可能会排除其他类型的知识。而且,这个悖论也给予我们理由相信:当主观条件相互兼容时,相应的自我知识体系也会如此(相互之间冲突)。

“举不起的石头”悖论(The Heavy Rock Paradox)

如果一个存在是无所不能的,那么他就可以使一块岩石变得沉重,以至于他无法抬起它。然而,如果这样,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他并不是无所不能的。
【解决】如果一个存在是无所不能的,那么一定在逻辑上不可能存在一块如此沉重的岩石,以至于祂无法解除它这一点。换句话说,如果存在这样一个存在,那么祂所不能举起的岩石与四条边的三角形属于同一类别:一个无所不能的人无法创造出这样一块岩石。这是一块荒缪的石头。相比于能够制造出如此荒缪的石头来说,制造这样的石头是对祂能力的削弱。这比制造出四条边的三角形对能力的削弱更加严重。
确实,如果有一块岩石无法被抬起,那无所不能的存在就并不是无所不能的。但是如果有一些逻辑上不连贯的条件使得某个生物无法满足,那么这个生物不会因此被说成是“并非无所不能的”。因此,如果无所不能的概念是逻辑不一致的,这个悖论就不攻自破了(这个悖论不能接受逻辑不一致的无所不能概念)。

非共谋制悖论

如果一个机构致力于解决某些问题,那么它就有动力阻止这些问题得到解决,否则人们就不再需要这个机构了。因此,创建一个机构致力于解决问题可能导致问题不被解决。
例如,哲学部门应该存在以解决哲学问题(或教人们如何解决它们)。但是,任何曾经在这样一个部门工作过的人都知道,人们很少能够得到实际的解决方案,即使一个人只是得到了特别碎片化的解决方案也会被无情的攻击。
再举一个例子:为帮助消除种族紧张局势而存在的部门加剧了这些紧张局势,并在不存在的情况下制造与种族有关的问题。对女性进行研究的部门和对同性恋进行研究的部门也是如此,(前者加重了男女两性之间的紧张局势,而后者可能无中生有的创造出来一些新的问题)。
但并非所有机构都是这样的。虽然医院的存在是为了解决医疗问题,但医院确实解决了这些问题。
【问题是】:一个解决它要解决的问题的机构和一个阻止解决它要解决的问题的机构之间有什么区别?如何提前知道某个机构是否属于两种中的哪一类?
答案似乎是这样:如果一个机构通过解决它应该解决的问题来赚钱,那么它会尝试解决问题;如果这样做会使它损失金钱,那么该机构会阻碍问题的解决。
这个答案引起了一个新的问题:机构什么时候能够解决某个问题而在什么时候却又无利可图呢?答案是这样的:如果新问题在解决老问题的时候取而代之,并且如果不解决老问题则无利可图,那么机构就会解决老问题。对于医院来说,生病或受伤的人总是有,而且可能还会越来越严重(更有利可图)。这意味着,如果一家医院与患者之间处理好关系,那么它将获得更多的未来业务。然而,与种族有关的问题并不会变得更多,也不一定会有新的种族问题产生,因此,如果一个种族研究部门实际上消除了种族主义,那么它就会消失。至于哲学问题,虽然总会有更多的哲学问题(因为哲学问题是技术进步的副产品),但解决某个特定哲学问题所需的智力工具通常不是解决那些需要解决的问题所需要的:技术进步创造了许多新的哲学问题,然而当代认识论者几乎从未能够认识到这些新问题,更不用说解决它们了。因此,相对于谈论问题的解决(解决问题的局限性)来说,哲学问题是终极性的,这就是为什么哲学性机构(哲学系)不适合于像其他机构一样处理问题的原因。

序言悖论

作者可能会相信他写的某本书中的每一个断言。但是很多书都包含了作者未来要说的话(注:前言中的预告,此处还没有说),因此对他来说,自己在这本书后面的页面中不可避免地存在许多错误的陈述。这个悖论如何解决?

麦金森(D. C. Makinson)于 1965 年发现了序言悖论。序言悖论大致如下。学术著作的作者通常会在序言中对该著作学术观点有帮助的人表达谢忱,同时还表达一切不良后果均由他本人承担。譬如他会说,感谢某某对本书提出的宝贵建议和批评,本书不可避免存在一些错误与不足,但这些均完全由作者本人负责等。假设作者在书的正文中作下大量陈述,称之为 s1,s2,……,sn。对其中任意一个陈述,作者本人都相信它是真的。但根据他以前发表论文或出版著作的经验,他也有理由相信他著作中有陈述是假的,即相信在 s1,s2,……,sn 中至少存在某个 si 是假的。即正如他在序言中所写的那样,书中不可避免地存在错误,因此他相信并非他在本书正文中所作的陈述事实上都是真的,即相信 ~(s1∧s2∧……∧sn) 为真。于是,作者既相信 (s1∧s2∧……∧sn) 又相信~(s1∧s2∧……∧sn)。麦金森将这一境况称为序言悖论。

序言悖论试图说明接受互相不兼容的信念是不合理的,这与摩尔悖论刚好相反,摩尔悖论主张接受相互不兼容的信念是合理的(摩尔悖论的内容是发现第一人称的句子存在荒缪性,比如“外面正在下雨,但我不相信外面正在下雨”)。

指出关键前提错误可以解决这个悖论:作者通常不会相信自己在给书中写的所有内容。一本书不仅仅是一个断言列表。一本书由论证所支持的断言组成。假设一个作者相信自己书中所写的主要断言。这样的假设不意味着作者全然的相信自己书中引用的每一处论证。作者可能只是认为这些论证是相对被证明的(相对具有说服力的)。作者也很可能对其中的许多论证存在怀疑,但却相信,相关数据的总体情况就是这样,这些论证应该比没有更好。
作者写的大部分内容并不是因为他认为这是真的,而是因为他认为,由于数据的存在,这些内容应该是真的。
假设史密斯是一位撰书的作者,这本书只是一个无可争议的断言清单,其中包括:1+1=2,巴黎是法国的首都,猿是哺乳动物等等。威尔·史密斯给自己的书写了一篇序言,他会说自己书中的某些页面包含了错误的断言吗?不会,除非这句话只是为了摆姿势(空洞的表示)——这将是一个非常空洞的姿态,因为他显然相信自己在那本书中所做的每一个陈述。相反,当作者确实否认自己书中的某些内容时,他这么做的原因至少是自己对书中所包含的内容的准确性不是100%自信,理由在于他所撰写的内容只是其认为有道理的,而不是真的,这两者是非常不同的。这样一来,“人们虽然可能做出判断,但却对自己的判断不自信”是没有任何矛盾之处的。我们每天都在做这样的判断。比如,当我试图在史密斯与琼斯之间做出雇佣决策的时候,我就是在用有限的信息做出决策。然而,我能确定自己做出的决策就是正确的吗?不必然,鉴于我掌握的信息有限,我实际上运用自己有限的分析能力做出了最好的决策。书的作者就通常处于类似的情况之中,我们需要注意到:当作者试图诚实的写一本关于实质性问题的书的时候,他写的是不仅仅是关于事实的陈述。

参考文献:
1.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reface_paradox
2.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oore%27s_paradox

巴尔特拉里悖论

有些内容是自败的:由于有些东西不能被描述,而人们却在对它进行描述。这就是巴尔特拉里悖论(Bhartrhari’s Paradox)。
这个悖论是由下面一种失败论证演化而来的:令S为“有些事情无法描述”。我们知道,不存在一个x可使S表述中出现的x无法被描述(注:即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被描述,因为“如果存在这样的S,S就是不存在的”)。 人们通常所谓的S是对一类对象进行的陈述。当人们做出S陈述的时候意味着:包含一类不可被描述对象的集合是非空的。也就是说,具有不存在性质的属于该集合的对象是不存在的。从这个意义上说,不存在一个对象对于S来说是没有属性的,即S本身不是自败的。
我们已经看到S不是自败的。那么S(“有些事情无法描述”)是真的吗?既正确又不正确。S是模糊的,它不模糊的时候是真的,它模糊的时候是假的。例如,S可能等于“存在一个无法用语言L描述的对象”。当这句话没有歧义的时候,它就是真的。我们知道,语言是递归性定义的表达式类,因此一种语言表达只可能存在可数个不相同表达方式(如果一个类中项目数与自然数一样多,这个类的项目数就是可数的)。我们也知道,实数是不可数的(当一个集合的项目数大于自然数集合的时候,它的数量就是不可数的)。 因此,对于任何语言L来说,确实存在没有指称的对象。
相反,S也可能等于“存在一个对象在任何语言中都是不能被描述的”,如果这句话没有歧义的话,它就是假的,因为下面的事实是无法否认的:总可能有一种语言是可以正确的指称对象的。
所以,这样的S只在一种情况下是假的。如此一来,巴尔特拉里悖论就不是悖论,而是一种逻辑错误。

理发师悖论

设想一个刮胡子、修面的理发师,他声称自己只给那些不给自己刮胡子的人刮胡子。在这种情况下,这个理发师会给自己刮胡子吗?如果他的声称是真的,那他就不会给自己刮胡子;如果他的声称是假的,那他就会给自己刮胡子。因此,思考该问题后的结论是,声称这一内容的理发师不可能存在。这就是理发师悖论试图展现给我们的内容。

现在考虑那些不将自身包含在内的集合。假设这是对的:如果一个集合包含自身,那么它就不是一个集合;如果一个集合不包含自身,那么它就是一个集合。因此,我们假设的情况是不正确的,因为它自相矛盾(A={x|x ∉ A})。

伯特兰·罗素(Bertrand Russell)认为理发师悖论和它实质的逻辑问题已经能够证明人们所谓的理解公理(Axiom of Comprehension)是假的。我们知道理解公理是任何一种属性产生集合时必须遵循的原则。罗素的这一思想意味着,尽管可能存在一个不包含自身的集合,但这样的集合一定是自身不一贯的集合。因此,理解公理是错误的。

但实际上罗素试图推翻理解公理的推理方法推翻了自己。理由是:当我们说人类集合不包含自身的时候,就是在说人类集合不是人类。当我们说三角形集合不包含自身的时候,就是在说三角形集合不是三角形。换句话说,一般情况下,只要表达是有意义的,那么“S不是包含自身的集合”就是某种非反身的隐晦陈述(non-reflexive statement),因为一旦这句话不是这样,它就是一个未定义的代词,即自由变量。并且,“不包含自身的所有集合的集合不包含自身”对于某些非反身陈述而言不是隐晦代指,它因而失去了自己的意义,包含了未定义的代词,只是个自由变量(注:没有意义的词语)。

“出乎意料的绞刑”悖论(Unexpected Hanging Paradox)

星期天,法官判决史密斯将在下个星期的某一天被绞死(只计算工作日),法官认为这样判处史密斯死刑对他会造成令其惊讶的痛苦,也就是说给史密斯带去惊讶在法官看来是非常必要的。史密斯据此推断自己不会被执行绞刑,他的推理过程是这样的:他不可能在星期五那天被绞死,因为如果他认为自己将在星期五那天被绞死的话,他就不会有任何惊讶的感觉。同理,他也不可能在星期四被绞死,不仅因为星期五绞死他的可能性已经被排除,而且如果他认为星期四时自己将被绞死,他也不可能有任何惊讶。以此类推,史密斯也不可能在星期三、星期二、星期一被绞死。也就是说,史密斯根本不会被绞死。然而史密斯可以在下面的情况下被绞死。
该悖论的解决方案在于指出“惊讶”是一个具有相对性的词语:让一个人感到惊讶的东西可能不会让另一个人感到惊讶(不同的对象惊讶不同);对于一个人来说,过去令他感到惊讶的东西也不会让他再感到惊讶(不同时刻的惊讶都不同)。当法官告诉史密斯绞死他的日期时,对于史密斯来说当然会造成惊讶——史密斯无法知道自己哪一天会被绞死。对于法官来说,斯密斯无论在星期一、星期二、星期三、星期四、星期五都无法知道自己哪一天会被绞死,即直到绞死的那一天他才知道自己哪一天会被绞死。所以,这样的情况确实是会引发史密斯的惊讶痛苦的。这确实无关于哪一天史密斯将会停止惊讶(如史密斯自己推理那样),因为对于史密斯来说这种惊讶无论在哪一天被绞死都已经发生。

罗斯悖论

最早的道义逻辑悖论是丹麦法律哲学家罗斯(A.Rose)在1941年提出的。他把这个悖论作为反对建立规范逻辑的依据。在道义逻辑标准系统中都有这样一条定理T1:Op→O(pVq)。其直观涵义是,如果p是应当的,那么p或者可也是应当的。罗斯举了这样的一个例子来反驳这一定理的有效性:如果我应当寄走一封信,那我也就应当寄走它或者烧掉它。但是,如果我事实上应当寄走一封信,说我应当寄走它或者烧掉它那听起来是令人奇怪的。据罗斯的观点,这一命题不仅是可疑的,而且也是不正确的,它与关于逻辑推断的直观理解不相容。罗斯因而指出:“很显然,这个推理并不被直接看作是逻辑有效的。”这个定理中所包含的悖论也因此被称为“罗斯悖论”。在标准系统中还有一条表达类似此悖论的定理T2:Pp→P(pVq)。这个定理的直观涵义是,如果允许p,那么也要允许p或者q。据此可说,如果允许一个人抽烟,那么也就允许他抽烟或者杀人。这听起来也不符合人们的直觉。
弓肇祥先生指出:“冯·赖特认为,最好对罗斯悖论采取‘放宽’态度。他所谓的‘放宽态度’是这样的:命令某人邮信,如果他没邮信,而是做别的事代替它,他就没有履行这个命令。如果命令意义重大,他可能因玩忽职守而遭受灾难。他就不能因为他实现了他自作主张的被命令邮信所遗传的另一个命令而原谅自己。命令的发出者可以同意被遗传的那个命令;问题是它是否与他发出的命令执行有关。也许动因所做的另一件事是某种禁止的事情,那么他就可以因为做了邮信以外的事情而受到指责或处罚。他再不能以他在做禁止的事情时履行了根据蕴涵给予他的命令而为自己辩护。他应当实际上也履行另一个命令邮信,而不是做其他的事情。我们允许Op遗传O(pVq),对于命令的职能方式或对由于它们造成的结果是不重要的。”

如果我们说你的房间很干净,那么你的房间要么真处于很清洁的状态,要么你的房屋实际上已被火毁掉(即p→pVq)。这意味着一个弱陈述的真蕴含了一个强陈述的真(比如“房间很干净”一者为真蕴含了“房间很干净”与“房屋被火毁掉”两者为真)。然而,当我命令你打扫自己的房间时,如果你认为自己可以“要么打扫房间、要么烧毁房子”,你就没有遵守我的命令(添加逻辑算子O,该表述变为Op→O(pVq))。在这样的命令逻辑里,较弱的陈述真并没有蕴含较强的陈述真(“打扫房间”的命令为真并没有蕴含“打扫房间”与“烧毁房屋”为真)。这种真值逻辑中一真蕴含多真(1:3——“房间很干净”蕴含“房间很干净”为真但“房屋被火毁掉”未假、“房屋被火毁掉”为真但“房间很干净”未假、“房间很干净”与“房屋被火毁掉”同时为真)、命令逻辑一真仅蕴含一真(1:1——命令你打扫房间就你就必须打扫房间)的不对称情况被称之为罗斯悖论。
由于20世纪50年代,人们认为命令的发出和接受是道德规范行为,所以这里的罗斯悖论经常被当作是道义悖论的一种。不过冯·赖特在《规范和行为》却指出过“道义逻辑不是命令逻辑”。

这种不对称性为什么存在呢?虽然陈述具有单词与外部世界相符的特征(a word-to-world direction of fit),这意味着言语-行为必须符合世界,但在命令逻辑里,同样的相符方式意味着“世界必须与言语-行为相符”。该情况造成在命令逻辑当中,陈述有效性从一般到特殊,而不是从特殊到一般。当我告诉你“要么你扫地,要么你烧毁自己的房屋”时,如果你选择烧毁自己房屋的话,你就遵守了我的命令,理由是:你在这么回应我的命令的时候已经创造了一种验证我命令的方式,即你验证了“要么你打扫房间,要么你烧毁自己的房屋”的有效性。然而,当我命令你“打扫房间”而你却烧掉自己房屋的时候,这样的理由是不成立的。另外,如果我正确地说“你的房间是干净的”,那么与主体无关的外部“世界”(world)已经提供一种状态验证“要么你的房间是干净的,要么你的房屋已经被烧毁”。

一言以蔽之,当陈述句的适应方向是“从单词到世界”的时候,这种适应方向是从特殊到一般的,然而当适应方向是“从世界到字”的时候,适应方向是从一般到特殊的。

参考文献:
1. 余俊伟. 道义逻辑研究[M]. 2005.

彩票悖论

设想一千张彩票售出,但其中只有一张彩票能中彩。在这种概率之下我们有理由认为任何一张彩票都不会中奖。但是,我们不能这么做,因为忽视那张将会中奖的彩票是不理性的。

这不是一个悖论。首先,对于任何一张彩票来说,我们都没有理由认为它不会中奖,因为它们只是不那么容易中奖而已。能够确定的是,在某些语境之下,高概率与确定性两者之间是可以互换的:如果我们知道x的发生几率是99%,那么我们就能够接受x是会发生的。在这个意义上,即使它肯定会发生,理性的我们也会在99%概率的限制内采取行动(in the sense that one will act and within limits even reason as though it will definitely occur)。然而在另一种语境下,高概率与确定性不能互换,存在发生的概率是且只是最终事实。

在彩票开彩之前就说某张彩票一定不会中奖是不理性的,即使我们有理由相信它更不容易中奖,并做出相应的赌注也不行,它们不能让该行为变成是理性的。接受不是一种信念。接受是一种实用性的概念,并且接受行为的合法性取决于实际的后果。信念是一个真值概念,它的合法性并不由实际后果决定,而是应当与真理相符,是由真理完全决定的。

与此相关的观点是:信念的成立与否在绝对统计学意义上是不能被辩护的。这意味着,如果你的信念是史密斯是聪明人能够得到辩护,那么“根据你的知识,史密斯有99%的几率属于聪明群体”这一信念是不能得到辩护的。后一种信念更容易被解释所辩护,而不是肯定或否定。

“懒鬼”悖论

懒于工作的人比那些勤奋工作的人更为努力,这个说法的要点在于这些所谓的工作是金字塔计划(注:金字塔计划的主要特征是参与者只能通过招募更多成员来赚钱。有许多不同类型的金字塔计划,但最基本的两种是基于产品和所谓的裸金字塔计划)的。金字塔计划不要求工作在办公室里完成,并且人们可以自己安排工作时间。而且,理论上,一个人可以通过一种金字塔计划赚取无限量的金钱而不用付出劳动。然而,事实上并不是上面说的这样,相反,那些参加金字塔计划的人比拥有真实工作的人更加努力工作(至少工作时长上如此),并且相比这些人来说,参加金字塔计划的人几乎得不到任何报酬。

这不是一个罕见的现象。按照人口统计数据,那些试图逃避工作的人因为上面的原因比那些勤奋工作的人付出了更多的劳动或努力,比如:街头音乐人、群众演员、性工作者、罪犯。

解决这个悖论的方案是说明“懒鬼在玩塔防游戏”。由于摒弃正常的经济参与规则,他们被迫得采取任何机会来获得经济利益,这意味着他们不具有决定自己付出与收获的比例的能力,他们不断自我卖空,因此他们必然比其他人更加努力才行。否则懒鬼与正常人之间的差距将会越来越大。

特别成功的人不会偷懒但也不会过分地努力。偷懒与努力两者是互相关联的。这些人的工作主要是选择自己应该做怎样的工作,并且只花费较少的精力来完成合适的工作。相反,那些不那么成功的人(包括街上的流浪汉)只花费很少的时间决定自己要做什么样的工作,会为一种工作付出太多。

经济效率悖论

经济运行效率越高,经济运行就越不依赖于特定某个人的工作。越不依赖某个人的工作,那么对某些人来说经济运行是否有效率就越不重要。这样的后果是,人们在这样的经济运行状况下谋生会相比于效率差的经济状况来说困难。因此,随着经济运行效率的提高,人们对于经济运行来说越是无用,因此,人们在这样的经济环境下生存能力就越差,人们的生活相比低经济效率时更依赖社会福利。这就是一个悖论:经济运行的效率越高,人们就越难以从这样的经济运行中获得好处。

下面具体地说明这种矛盾。过去,音频编辑必须几乎完全通过手工完成,例如完成某本有声读物的编辑工作。这样的工作的自动化部分很少:例如,一个人不得不通过物理的方式来剪辑磁带,通过这样的方式来编辑声音。另外一个人则必须负责其他与剪辑相关的工作。以此类推。这意味着完成单一工作需要有许多人参与。大量的工作因此需要大量的人来参与。然而,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所有上面这样的工作都已经消失了,因为音频工作现在只需要通过电脑软件就可以完成了,而且花费几乎只需要每年30美元,而不是过去那样每小时30美元。由于当前音频工作已经如此廉价,所以声音产品比过去便宜的多,而且这样的产品数量已经比过去多了很多,也更加多样化了。但是,过去做上面这样音频工作的人已经被排除在经济运行之外了,他们需要找其他类型的新工作。按照社会统计,这些人的生活是困难的,他们的存款不断减少,几乎就是社会的寄生虫。

上述工作的情况在其他行业或产业里也是一样,比如银行出纳员已经不再被社会需要了,保险售卖工作几乎完全自动化了,各行各业的销售也不需要更多人了,超市收银员也是一样。

这些人去哪儿了呢?他们的生活每况愈下,一直降低,直到生活必须靠他人的施舍。所以,当经济运行更有效率的时候,人们就会变得对经济运行来说越是无用,并最终因此难以有效的参与到社会运行中。

乌鸦悖论

一般人们会认为,逻辑上等价的陈述实际上也是等价的。这意味着,如果两个陈述之间互相蕴含,那么能确认一个陈述(到某种程度)有效性的任何东西也能确认另外一个陈述(到某种程度)。但是,这样的想法实际上并不正确,比如我们考虑下面两个陈述的时候就不能这么想:

i. 所有的乌鸦都是黑色的。
ii. 所有不是黑色的东西都不是乌鸦。

上面两个命题在逻辑上是等价的,它们看起来似乎实际上也是等价的,然而,能够确认“非黑非乌鸦”(ii)状况的东西却是没有办法确认(i)的,至少很高程度的ii无法确认i,即使确认了,它也只能进行很低程度的确认。

已经有人提出过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案,它们要么否认上面的情况是一个悖论,要么发明一种特殊的逻辑系统来验证现有的“解决方案”。

然而,实际的解决方案是容易且清楚明白的。首先,一般的概括原则是可以得到肯定的。假设你依据肯定原则而不考虑意外归纳而断言i正确,那么你断言所说的是乌鸦的具体实例或者它们是否黑的具体实例。鉴于此,i与ii当然是不等同的,即使考虑它们的变体,两者也是不等同的。请注意,虽然i有个自然的原因,或者因果指数,但ii是没有的。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当相反于意外归纳时,一般概括原则才是可以确认的。“所有的金属在加热的时候都会延展”即使能够得到确认,“所有在史密斯口袋里的物体会在加热时延展”却是不能得到确认的。一般,当原则与确认概括需要被区分的时候,“所有x都是y”由于有自己的惯用或因果内容,所以它不能等价于“所有不是y的都不是x”。乌鸦悖论的解决方法就是这样。

归纳难题

在哲学上,归纳问题亦称休谟问题。休谟从经验主义出发,指出必然联系观念和过去经常观察到的简单联结的观念之间不存在必然的逻辑纽带:“不但我们的理性不能帮助我们发现原因和结果的最终联系,而且即在经验给我们指出它们的恒常结合以后,我们也不能凭自己的理性使自己相信,我们为什么把那种经验扩大到我们所曾观察过的那些特殊事例之外。”例如:人们不能合理地从“太阳过去每天早晨都升起”推出太阳明天早晨升起”或“太阳明天早晨不会升起”,因为已发生的不能给予将发生的以任何逻辑上的约束,将来未必一定与过去相同。按照休漠的观点,“原因和结果的观念是由经验得来的,经验报导我们那样一些特定的对象在过去的一切例子中都是经常结合在一起的”,而“根据经验来的一切推论都是习惯的结果,而不是理性的结果。”习惯“使我们期待将来有类似过去的一串事情发生。”这意味着,建立于主观习惯和信念之上的一切因果推论都是或然推论,不具有普遍性、必然性。

除非我知道已经发生的事情会继续发生,否则我无法以过去发生的事实合理地推断出x将导致y。然而,由于我不能推断出x将导致y,所以我无法知道已经发生的事情会继续发生。这样的难题意味着人们关于过去的知识并不能为关于未来的知识提供基础。

【解决】关于未来事件的知识是基于连续性,而非规则性的。“x将导致y”意味着“y是x的后续”。这与x性的事件总是在时间上先行于y性的事件是不同的。显然,一定程度上,基于规则性,我们可以知道“什么将导致什么”,但这只是因为规则经常告诉我们“怎样寻找连续性”——如果我注意到电梯来的时候总是发生在我按动按钮之后,那么我能知道怎么寻找“电梯来”与“按动按钮”两者之间的因果联系。这意味着:我知道自己该到何处去寻找“电梯来”与“按动按钮”两者之间的连续性。然而,直到我拥有关于两者连续性的知识为止,我都没有好的理由相信当自己“按动按钮”的时候将发生“电梯来”。一旦我掌握了两者前后连续的知识,我就有了合法推断出“电梯来”与“按动按钮”两者之间的规则性的基础。之所以如此,理由在于:不连续性代表了无变化(ex nihilo change),连续性代表了“持存”(preservation),而来自因果的合法推断的效力完全取决于我们所假定的非理性的自发反应,(而不是真正的规则)。

当然,人们可能知道x将导致y但不能准确地知道y与x之间是连续的关系(y后于x)。一个人可能知道“按动按钮”会导致“电梯来”却不知道任何关于电流与机械方面的事件。然而,在这个案例中,知道这样的二阶连续性(注:电流事件与机械事件之间存在连续性)的人需要他自己在该问题中保持情境连续性(注:需要设想更多)。也就是说,这时候,人们所知道的建筑工人、维护电梯员工两者之间的连续性与“按动按钮”、“电梯来”是不相容的。

因此,枚举式的归纳要么是不存在的,要么是不合法的。当我们合法的推断未来的时候,该推断不是基于可重复观察进行的。这样的推断是基于连续性的。许多情况下,重复性的知识只是告诉人们在哪里寻找连续性,但它本身不能构成关于连续性的知识。

另外引入一个新的观点,人们可能拥有连续性的知识却没有关于重复性的知识。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可能知道“x将会导致y”,却不知道x性的事件总是在时间上先行于y性的事件。例如,如果我看到冰块融化,那么即使我以前从未见过任何融化的东西,我也知道冰块的融化是柜台上出现水坑的原因。

“关于未来的知识最终并非是以关于过去的知识为基础的”引发了尼尔森·古德曼(Nelson Goodman)称呼为“新归纳难题”的悖论。

新归纳难题

当代著名美国科学哲学家古德曼(Nelson Goodman)在他的《事实、虚构和预测》(Fact, Fiction, and Forecast)中提出“新归纳之谜”,即如何区分可投射假设(projectable hypotheses)和不可投射假设(unprojectable hypotheses)的问题,亦即如何区分可被证据认证的假设和不可被证据认证的假设的问题。新归纳之谜在西方哲学界引起相当强烈的反响,其程度或许可以同休谟提出的“旧归纳之谜”即归纳的合理性问题相比。这两个归纳之谜都是历久不衰的,并且至今尚未得到圆满的解决。
这个悖论(注:新归纳难题)和亨佩尔提出的“乌鸦悖论”都是有关确认(confirmation)或预测(prediction)的一些语言悖论。前者主要是由观察作出推测,亦即发现假设时所产生的悖论,后者主要是对假说进行辩护时所产生的悖论。正如利科所说:“关于确认悖论的讨论以及不论是为了克服还是为了避免悖论而提出的解决方法,使我们接触到了由归纳推论提出的问题的核心。”沿此方向进行的科学研究工作,确实大大促进了现代归纳逻辑的建立和发展。
古德曼认为,休谟从因果关系的角度对日常归纳活动加以描述,并对预测如何与过去的经验相联系给予心理学的说明,确令人耳目一新,表明他抓住了归纳法的最主要的问题。当然,休谟式说明也有其真正的不妥之处,但这“不在于他的描述性的方法,而在于他的描述不精确”。自休谟对归纳推论的合理性提出质疑后,人们已更清楚地意识到归纳法的悖论。现在的问题不在于对归纳推论的合理性进行论证或辩明,而在于把正确的归纳和不正确的归纳区别开来。“归纳问题不是一个证明问题,而是解释有效预测和无效预测之间的区别问题。”或可确认的假说和不可确认的假说之间的区别问题。这就是说,“辩护归纳的问题已被定义确认的问题所代替”,原来由休谟提出的问题是:“为什么一个假说的肯定的事例能对预测将来的事例提供某种依据?”而新的问题是:“一个假说的肯定事例是什么?”并且,留待解决的关键性问题是:“什么样的假说被它们的肯定事例所确认?”
古德曼认为,哲学研究的第一步是区分什么是“有待澄清和解决的问题”,什么是“对问题的澄清和解决。”作为深受二十世纪上半叶盛极一时的逻辑经验主义思潮影响的哲学家,古德曼用于做出上述这种区分的标准是它们是否能够得到显明可见的经验事实的证实和支持。在古德曼看来,像“反事实”(coun-terfactual)、“倾向性”(disposition)以及“可能性”(pos-sibility)之类的概念,在它们自身得到澄清之前,都不足以用来作为对它们之外的其它问题进行澄清的手段。其原因就在于在它们身上存在着太多的非经验的成分,在将它们背后隐藏着的形而上学幽灵赶走之前,是无法合理地把它们作为与实证科学的基本原则相容的科学概念来使用的。

设想直到t时刻为止,每一次按钮被按下,电梯都会来,假设这给我们理由得到结论:在t时刻以后,当按钮被按下的时候,电梯也都会来。在这个案例中,我们有与此对等的理由认为电梯会“沙玛瑞”,这里的“沙玛瑞”等于“来”(时间t之前)或者“爆炸”(时间t之后)。因此,“电梯在按钮被按下以后来”的事实能确认“下一次电梯在按钮被按下后爆炸”而不是“下一次电梯会来”。

【解决】这个悖论不是悖论,因为它不是基于伴随性的,而是连续性的,人们知道按动按钮后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注:电梯会来,而不是爆炸)。

参考资料:
1. 陈晓平. 关于“绿蓝悖论”的争论[J]. 自然辩证法研究, 1991(8):31-36.
2. 何建南. 古德曼悖论与新归纳之谜 [J]. 南昌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1996, 27(1):16-21.

弗雷格难题

“超人”与“克拉克·肯特(Clark Kent)”是互指的,但是“超人在建筑里”与“克拉克在建筑里”的意思是不相同的。
【解决】“超人在建筑里”意味着某个属性强大如超人且能够飞行的唯一实例在建筑当中,而“克拉克在建筑里”则意味着另一种属性(如戴眼镜、身份是记者)的唯一实例在建筑中。
该解决方案会让我们遇到克里普克悖论。

克里普克悖论

名字仅仅是标签;名字没有描述作用。“克拉克是记者”这个说法即使是真的,它本身在定义上也并非是真的,因为它只是标签没有描述作用。“克拉克戴眼镜”或其他陈述也不能说明、描述克拉克。同样的情况也适用于关于超人的句子。因此,本文上面提到的解决弗雷格悖论的方案在克里普克悖论的支持下是不正确的。

【解决】克里普克是正确的,名称是非描述性的,并且因此仅仅只是标签。它即使有描述性,也只是描述了标签上那点儿信息。人们并不知道该如何在如此的“真空”中学习特定名称的含义。假设人x的名字是“亨德里克斯”,再假设我知道这一点,理由是:你在指向x的时候说“这就是亨德里克斯”。亨德里克斯对于我来说具有各种功能,比如在特定的地方,拥有特定的外表。所以,即使我们说亨德里克斯高仅仅意味着x高,理由在于x有正确的值,这就已经对我来说描述了许多内容。它的信息线对于我来说是这样的:“存在一个人有着这样那样的特征,我在某个特定的场合看到,那个人很高”。然而,如果x的名字被称呼为“里维尔”,那么即使“里维尔高”仅仅意味着“x是高的”,那么在我不知道亨德里克斯与里维尔两者之间是互指的情况下,它对于我来说已经是完全不同于“亨德里克斯高”了。这里是语义表达与语义知识的区别。那么,这也说明:一个人知道给定表达的字面意义的方式可能会影响涉及该表达的句子(对于他来说的意思)。确实,克里普克关于名字的语义学说法是正确的。然而,语义在“真空”中并不为人所知,这样的结果造成“亨德里克斯高”与“里维尔高”在那些知道字面意思的人眼里传达了不同的信息。

推理者悖论

如果我知道X是真的,那么我就知道了Y为真的事实,它能证明我接受X为真是正确的。出于同样的理由,如果我知道Y为真,那么我就知道了Z为真的事实,它能证明我接受Y为真是正确的。因此,一个人要想知道一个真理必须先知道无数的真理,这意味着知识是不可能的。【解决】虽然信念要想被证成必须得通过掌握知识,但是人们却不必要知道这个信念是否被证成(至少不需要被特定的人知道)。知识始于不是知识的信念。如果这样不是知识的信念是有用的,那么除非它能够与实际数据一致从而被证成,否则拥有该信念的人就不愿意继续持有它。人们持存这样的信念不是因为持有它的人知道它有用,而是因为该信念确实有用。因此,同样的,持存该信念的人也不是因为知道它是可以被证成的,而是因为它本来就是可以被证成的。所以,尽管只有被证成的信念才能构成知识,但信念与知识之间并不存在悖论所谓的无限后退现象,因为一个信念能够被证成与它的持有者是否知道它能够被证成是无关的,即信念的证成不需要被信念的持有者知道。

梅诺悖论

为了找到某种东西,你必须得知道自己在找什么。所以为了找到知识,你必须得知道自己在寻找什么。然而,如果你知道自己在寻找什么,那么你实际上就已经知道了自己所寻找的东西,并因此不再去寻找它。【解决】假设我在寻找你的手机号码。我在寻找时,知道一些关于你的手机号码的周边描述信息,数字的顺序——拨打你手机号码的按键打字顺序,但我不知道它们的精确顺序,不知道这种描述实例化以后是什么样子。并且我发现,这些东西里包含我即将学习到的能够满足描述要求的数字。总体上,寻找信息意味着知道某些描述,但却不知道这些描述实例化后是什么,人们在寻找的过程中就是在学习能够满足某些描述的对象。寻找知识意味着知道一种描述是被实例化的,但不知道这种实例到底是什么;发现知识的过程包含学习那些人们已知的能够满足实例描述的对象的工作。

学习者悖论

一个人不能没有获取知识就得到知识,因为所有的知识都是被学习到的,然而一个人不能不拥有知识就获取知识,因为缺乏知识填充的头脑根本就是没有头脑。【解决】学习能力确实预先假定了某种类型的知识,但是这样的知识是一个人心灵的构成部分,因此它们谈不上被获得。

内容外在主义悖论

假设玛丽住在地球上,她的双胞胎妹妹则住在另一个星球上,不过这颗与地球极为相似的星球相对于地球来说,处于宇宙的另一端。我有一个“玛丽”概念,它与“玛丽的双胞胎妹妹”概念不同,因为我与前者存在因果联系,而我与后者是没有因果联系的,虽然玛丽的思想与其双胞胎妹妹的思想主观上是无法被区分开来的。内容外在主义就是指出“由于双胞胎毕竟是双胞胎,所以两者的思想虽然主观上不可区分,可她们毕竟不同”的原则。

如果内容外在主义是正确的,具有不同内容的思想可能有着相同的心理性质。内容外在主义因此还会得到一个荒缪的结论:思想的内容是与心理性质无关的。同时,如果内容外在主义是正确的,那么玛丽的思想与其妹妹的思想在主观上是相似的,那么内容外在主义理论就因此得到了“相反于玛丽的双胞胎妹妹,我无法知道我在思考玛丽”这样错误的结论。这意味着,内容外在主义者要么接受自己会得出荒缪的结论,要么就得否认那些基于自己立场所得出的结论的正确性。

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有直接和非修正主义的方式来建构关于上述观点的数据集。如果JM看到了玛丽,并且认为玛丽可爱(不论什么导致他得出了这样的看法),那么如果玛丽真的可爱的话,JM的看法就是真的。这样的看法是无关于玛丽的双胞胎妹妹是否可爱的。同样的,如果JM的双胞胎哥哥看到了玛丽的双胞胎妹妹,并且认为她可爱(同样不论导致他得出了这样看法的原因),那么如果玛丽的双胞胎妹妹真的可爱的话,JM的双胞胎哥哥的看法就是真的。这样的看法是无关于玛丽是否可爱的。所以,即使JM的想法关联于玛丽,而JM的双胞胎哥哥的想法关联于玛丽的双胞胎妹妹,这两个想法在主观上也是等同的,并且他们的两种看法在内容上也是被理性所认可的(“并且在内容上也是一致的”)。鉴于此,我们假设JM认为玛丽可爱的理由是他自己对“可爱”的描述有着自指涉的想法,同样我们也假设JM的双胞胎哥哥对玛丽的双胞胎妹妹做出“可爱”评价也是出于这样的原因。在这种情况下,该假设意味着:即使JM的思想相关于玛丽,JM的双胞胎哥哥的思想相关于玛丽的双胞胎妹妹,这样两种思想在主观上也是等同的,并且在内容上也是被理性认可的(“并且在内容上也是一致的”)。该假设也意味着:JM如果认为自己正思考着“玛丽可爱”,那么他的想法不可能是错的。这是因为,在该假设之下,JM的思考是出于自己大脑的思考,这一点显然无论如何都不会出错。

总的来说,当我们假设关于外部世界的思想是通过刚才描述的类型的自指涉思想得到的,那么关于外部世界的思想就会被立即解释为:具有不同外部指称的思想可能仍然是主观上相同的,并且在内容上也是一致的(“也是被理性认可的”)。这也解释了我们所谓的自我归因类型的想法不可能错的原因。

脱离悖论

脱离悖论(The Secession Paradox )引人注意的原因是:玩youtube的人被认为是边缘分子(比如在中国youtube不能访问,玩youtube的人就是边缘分子)。当某个国家脱离于另一个国家的事实越是合法,那么前者越是不必遵循道德法则而与后者相脱离。

【解释】通常,当某个州尝试从自己的国家中脱离出来的时候,他们就会声明自己的“脱离”行为是合法的,是符合国家的法律的。联邦似乎已经声明过这一点,联邦是遵守宪法的,因此不同的州拥有一定程度的自主权,各个州有权利退出联邦。我们知道,一个国家的法律越是合情合理,那么州越没有合情合理的理由从联邦中脱离出来。因此,我们最初的主张就是没有问题的:州越是有合法的权利脱离联邦,州越是不必遵循道德这么做。

2018-02-08 20:39 language-learning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