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观(作者:David McNaughton)

McNaughton, D: Moral Vision: An Introduction to Ethics[M]. Oxford: Blackwell, 1988.

目录

前言

导论

1. 道德:被发明的还是被发现的?

1.1 两种观点

1.2 证成和真理

1.3 道德实在论

1.4 道德非认知主义

1.5 道德自由和人生的意义

1.6 实在论、非认知主义和道德传统

1.7 道德和伦理学理论

2. 道德非认知主义:概览

2.1 事实与价值:巨大的分野

2.2 非认知主义受到的四个挑战

2.3 道德行动与道德动机

2.4 道德语言

2.5 真理

2.6 证成与怀疑主义

2.7 观察

2.8 实际存在与“看似存在”

2.9 结语

3. 道德实在论:概览

3.1 实在论的预设

3.2 道德实在

3.3 道德动机

3.4 真理与意义

3.5 观察

3.6 证成

3.7 科学与实在

3.8 结语

4. 非认知主义:未来的发展

4.1 一个认知对比

4.2 实际存在的严格概念

4.3 作为第二性质的道德属性

4.4 新理论与老理论

4.5 真理

4.6 观察

4.7 这是采用非认知主义立场的新理论吗?

4.8 动机和修正后的观点

5. 实在论与实在

5.1 纯粹实在

5.2 绝对实在

5.3 认知与实在

5.4 解释与投射

5.5 独立于心灵的实在

6. 争论的状态:临时报告

6.1 准实在论和错误理论

6.2 道德属性的非实在论

6.3 如何选择伦理学理论

7. 道德动机

7.1 信念-欲望理论的辩护

7.2 欲望的认知主义解释

7.3 认知主义与关怀

7.4 道德需求的权威性

7.5 道德效力

8. 道德软弱

8.1 道德软弱

8.2 意志软弱

8.3 意志软弱的充分条件

8.4 软弱与信念-欲望理论

8.5 非认知主义与道德软弱

8.6 动机的认知理论与道德软弱

8.7 后记:自由但不合理的行为

9. 无道德与软弱

9.1 为什么无道德与软弱能对内在主义构成挑战?

9.2 非认知主义的回应

9.3 内在主义的实在论者的回应

9.4 外在主义的回应

9.5 内在主义与无道德主义

9.6 内在主义与软弱

9.7 烂人

10. 道德实在论与文化多元

10.1 分歧与怀疑主义

10.2 社会化的世界

10.3 实在论者的回应

10.4 理解“国家”

10.5 批判性思考

10.6 特殊主义和理由

10.7 理解和忍耐

11. 非认知主义与功利主义

11.1 伦理学与道德理论

11.2 功利主义

11.3 功利主义与理想的旁观者理论

11.4 一致性和功利性

11.5 偏好、决策程序和幸福

12. 准实在论

12.1 准实在论的前景

12.2 辩护准实在论

12.3 实在论者的回应

13. 原则主义还是特殊主义?

13.1 道德原则的地位

13.2 道德争论

13.3 特殊主义与先验义务

13.4 传统生命中的道德原则

13.5 伦理学专家与伦理学教师

社会对道德专家的需求越来越大。政府调查委员会被要求设立道德专家席位、医院等对外机构被要求设立伦理委员会。而且,当下的社会风气还给人一种感觉:每个专业人士都应该成为自己领域的业余的道德问题专家。但目前社会上,仍然没有培养道德专家的完整的专业培训课程,更没有教授应用道德理论和理论道德理论的课程。既然目前社会的这个需求能让专业的道德哲学家成为主要的受益者,那么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对伦理专业的就业状况的质疑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这些人的看法只能显现出自己胆小和不审慎。尽管如此,道德特殊主义者肯定会怀疑道德哲学家是否能适应社会的这种新需求,怀疑道德哲学家受到的专业训练是否够好,能否符合这种新角色的要求。当然,道德哲学家还是可以做出很多贡献的。任何让律师和医生反思自己所从事的工作内容的伦理学课程都会很受欢迎。介绍现存道德观的主要问题将有助于揭示道德问题的复杂性,帮助人们更清楚地了解自己。在伦理协会中有一个受到良好教育且头脑清楚的道德哲学家当然对社会发展和进步来说有帮助的。但是,道德哲学家能否因自己受到的专业训练而成为道德专家呢?他们有没有可能尚且无法了解自己(何谈带领别人)?然而,道德特殊主义的一些疑问是没有道理的,因为,一个在道德问题上花费时间进行哲学思考的人肯定更能理解道德真理。

不过,道德哲学家可能无法提供有用的道德建议。理由如美学研究一样。只有在美学方面有丰富经验的人才能审美,才能对美做出适当的反应并拥有一定的灵敏性,所以道德问题的解决也需要广泛的生活经验、适当的情绪反应能力和应激敏感性。一旦将道德哲学研究当作职业,那么学术生活既无法使人拥有上面要求的能力也无法将原本的拥有能力的人吸引进高校。

在道德特殊主义者眼中,上面的问题是由道德哲学研究的本质决定的。哲学思考只能给予人伦理学的专业知识、实践性道德问题(例如堕胎或安乐死)的浅显研究。道德哲学家可能在具体情况下知道什么是正确的这样一种说法的正确性取决于其所采纳的道德理论的有效性,以及能够实际指导我们的道德原则存在。道德特殊主义者认为,从结果上讲,道德理论的研究对象是不存在的,也就是说,实践伦理理论的对象是不存在的。就实践伦理的教学而言,鼓励学生和老师被已经死亡的道德理论的错误所误导是有害的。

如果没有正确的普遍性的道德理论,如果我们考虑现存道德理论的好处的话,伦理学教师是否能够存在呢?如果他们无法教导我们什么是正确的道德原则,或者解决道德问题的正确办法,那能教什么呢?按照特殊主义的观点,我们需要被教授的是看待道德事实的方式。因为,艺术欣赏课程也可以不传授一套判断艺术好坏、优劣与否的原则。人人都有道德的盲点,有自己不敏感的道德领域,所以都有能被教授的内容。过去的伟大的伦理学教师,如释迦摩尼和耶稣,他们就是用比喻性的故事和悖论来带领我们以新的、通透的方式重新看待世界。我们需要的不是更好的道德原则,而是更好的道德观。

参考文献

索引

2017-09-03 01:37 experimental-philosophy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